您的位置: 圓通速遞香港 / 觀點 / 四月觀察 / 正文

鄭永年:五方面塑造網絡時代的中國軟實力

2020-09-29 22:30:20 作者: 鄭永年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9月27日,由中央網信辦、上海市委網信委、新華通訊社聯合主辦的“2020中國網絡媒體論壇”在上海開幕。來自政府、學界、業界的嘉賓將圍繞“變局中開新局:中國網絡媒體的責任與使命”這一核心主題展開深入探討和交流。

鄭永年:五方面塑造網絡時代的中國軟實力

2、

9月27日,由中央網信辦、上海市委網信委、新華通訊社聯合主辦的“2020中國網絡媒體論壇”在上海開幕。圖為香港中文大學(深圳)全球與當代中國高等研究院院長鄭永年做主題演講。新華網 陳杰 攝

9月27日,由中央網信辦、上海市委網信委、新華通訊社聯合主辦的“2020中國網絡媒體論壇”在上海開幕。來自政府、學界、業界的嘉賓將圍繞“變局中開新局:中國網絡媒體的責任與使命”這一核心主題展開深入探討和交流。

香港中文大學(深圳)全球與當代中國高等研究院院長鄭永年發表主題演講。

以下為演講全文:

各位領導、各位朋友,大家好,非常高興今天有這個機會,如何在網絡時代塑造中國的軟力量談一點自己的看法。軟力量是什麼呢?軟力量指的是一個國家文明、文化和價值體系等的影響力,既表現在物質層面,也表現在思想層面。我想軟力量至少具有三個指標:1)理解文明、文化和價值等;2)在理解基礎上接受這些文明、文化和價值產生認同感;3)更重要的,不僅認同和接受文明文化價值觀,而且主動傳播它所認同和接受的文明、文化和價值。

這些年我在觀察一個現象,我發現網絡時代造就了傳播工具的革命性變化,但世界各國的“軟力量”不僅沒有在增加,反而在很快下降。沒有國家的軟力量在增加,任何國家都在增加,就看哪個國家的增長快一點。網絡平台的出現使得人類歷史上真正意義上的大眾傳媒成為可能。傳統上,廣播、收音機和電視被視為是大眾傳媒,但這些媒介本質上還是精英媒體,因為所有的內容還是精英人物創造和提供的。説它們是大眾傳媒,只是説,精英的觀點通過這些媒介傳達給了大眾。但網絡時代是真正的大眾媒體,因為人人都可以參與,都可以提供內容和傳播。確切地説,這是一個大眾文化+大眾傳播的時代。這就造成了三個後果。

第一,低層文化民粹主義的崛起,文化領域“劣幣淘汰良幣”。文化民粹主義在世界各國都有,歷史上一直是存在着的,但現在找到了真正表達的方式。在西方尤其是美國表現得尤其明顯。因為受“一人一票”的驅動,政治人物不僅接受還主動煽動文化民粹主義,造成了社會價值的大分裂,使得美國缺失能夠整合,所以美國治理成本快速提高。

第二,意識的碎片化,也就是人們所説的“信息繭”的問題,人們只選擇自己喜歡的信息,而排斥其它信息。

第三,與意識碎片化相關的便是認同的激進化和對立化。網絡是當今世界認同政治的最有效工具。認同政治的特點就是人們把自身道德化,把別人、把對方妖魔化,並把兩者的對立極端化,因此造成高度的對立。這種對立不僅表現在一個社會內部的不同社會階層之間,也表現在各個國家之間。這種情況必然造成軟力量的衰敗。以美國為例。美國社會內部今天高度分化、分裂和對立已經導致了治理危機。

如何在網絡時代塑造中國軟實力?我自己認為幾點如下是可以考量的。

第一,網絡內容要回歸基本事實,迴歸科學,迴歸理性。事實、科學和理性是社會進步的基礎,也是整合社會的基礎。網絡平台如果不能戰勝“後事實”、“後真相”,那麼會加速社會的解體。我覺得社會如果解體了,那網絡也很難生存。

第二,網絡平台要有自己的社會責任。網絡平台如果唯利是圖,只追求流量,而忘記了自己的社會責任,那麼不僅平台本身走不了多遠,而且更會導致政治和社會力量的反彈。

第三,網絡只是工具,網絡背後仍然需要一個龐大知識體系的支撐,價值體系的支撐。價值體系是歷史的積累,需要人們去挖掘。最近大家在説李子柒,這個現象反映的是一種不含任何意識形態色彩的中國文化價值。

第四,要在西方市場(網絡)裏,以西方人所能理解的語言來解釋中國,而不能僅僅在西方網絡裏簡單地發泄自己的一些情緒。

第五,最為重要的是基於成功故事之上的自信,這種自信來自於我們成功的改革開放的故事,甚至是近代以來的故事,還有就是基於自信基礎上的能力培養。這個能力培養既包括知識體系,也包括今天所講的各種技術手段。謝謝。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新華網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
時間: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點:
南鑼鼓巷地鐵站和張自忠地鐵站之間 (確認報名後,告知具體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