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圓通速遞香港 / 觀點 / 四月觀察 / 正文

東老師:"轉型"幾十年 台灣間諜”菜“得越來越有特色

2020-10-15 11:18:56 作者: 東老師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近年來,“台獨”分裂勢力為阻撓兩岸交流、抗拒祖國統一,頻繁在境內外串聯反華勢力針對大陸地區開展間諜活動。為打擊“台獨”分裂勢力的囂張氣焰,國家安全機關於近期開展“迅雷-2020”專項行動,破獲涉嫌資助“港獨”、刺探情報、挑撥中國與其他國家外交關係等行為的一系列重大案件。

大陸台諜

“轉型”幾十年 台灣間諜“菜”得越來越有特色

近年來,“台獨”分裂勢力為阻撓兩岸交流、抗拒祖國統一,頻繁在境內外串聯反華勢力針對大陸地區開展間諜活動。為打擊“台獨”分裂勢力的囂張氣焰,國家安全機關於近期開展“迅雷-2020”專項行動,破獲涉嫌資助“港獨”、刺探情報、挑撥中國與其他國家外交關係等行為的一系列重大案件。

文 | 東老師

1

由暗殺等轉為 “心戰、策反、煽動”

1、

中國長安網2019年度照片——《浮出水面》 國安宣/攝

1949年國民黨敗逃台灣後,其情報部門對大陸的間諜活動一刻沒有停止過。其中尤以“國防部軍事情報局”及其前身、“國民黨中委會大陸工作會”為“急先鋒”。

1949至1969年,是台灣派遣軍隊、海匪和武裝特務,從海上、空中對大陸,特別是東南沿海地區進行竄犯襲擾活動的20年。他們祕密蒐集槍支、製造炸藥、調查中央領導人的住所和行蹤,尋機行刺。

圖源:《人民政協報》截圖

圖源:《人民政協報》截圖

1955年4月,台灣“保密局”得到消息,以周恩來總理為首的中國代表團將包乘印度客機“克什米爾公主號”赴萬隆出席會議 。於是,喜出望外的毛人鳳親自坐鎮指揮, 在飛機上安放了炸彈。11日, 當“克什米爾公主號”飛越北婆羅洲時發生爆炸。周總理因應邀先去仰光臨時改變路線,才倖免於難。

40年後,當年參與並策劃該事件的原國民黨“保密局”偵防組組長谷正文在台灣《中國時報》上公開承認此事。台灣間諜的暴力突擊行動一直收效甚微,至上世紀70年代末戛然而止。

上世紀80年代,隨着海峽兩岸由軍事對抗逐漸轉為政治對抗,台灣情報機構充分利用機會,向大陸派遣了大量特務,蒐集我政治、經濟、軍事情報,利用各種輿論工具進行造謠、煽動性宣傳成為台灣情報部門的首要任務。僅1986年1月至9月,某地區就查獲台灣“心戰”宣傳品600多件。

2、

“台獨”分子李孟居曾潛入深圳偷拍大量武警集結視頻圖片。圖源:央視網

2000年,陳水扁上台後,台灣情報部門逐漸淪為“台獨”勢力蒐集大陸情報、“反制”兩岸和平統一的工具。

這些間諜人員主要分兩類:一是旅遊、探親、交流訪問的人羣中發展短期蒐集情報者。一次付給至少五六萬台幣的報酬,這對許多台灣人有很大誘惑;二是以台商身份進入大陸 , 表面上從事商業活動,實則從事間諜活動。

2003年12月15日,廣東、福建、海南、安徽、浙江、江蘇、上海和山東八省市同時行動,抓獲了以“台商”名義從事間諜活動的宋孝濂、王長勇等24名台灣間諜和19名涉案的大陸人員,摧毀了台灣間諜機關在大陸布建的祕密情報網。

隨着編外間諜一批批落網,2006年5月初,台灣“軍情局”打破了10 年來未向大陸派遣編制內軍官的慣例,派出 “軍情局”四處上校副處長朱恭訓以台商身份經香港赴大陸“考察投資”,這位台灣“情報界精英”踏入大陸尚不足一個月就落網, 成為近年來台灣“軍情局”人員在大陸被捕的最高級別軍官。

2

承諾不願兑現,用完就丟

3

圖源:焦點訪談

外圍諜報人員被吸收進“軍情局” 並源源不斷地派赴大陸,還有一些人是被迫成為台灣間諜的。

姜建國出生於上海,父親是舊上海的資本家,1949年拋下子女逃到了台灣。姜建國在上海第二醫學院畢業後,當了一名普通醫生。1981年,他成為父親的唯一遺產繼承人,於是,姜建國馬上攜妻女來到香港,棄醫從商並做到中層職位,擁有百萬家產。

1985年5月,他從大陸購買一批蠶絲運往台灣,由於台灣的貿易壁壘政策,姜建國在蠶絲外包裝的袋子上,都用“印度尼西亞製造”的假標籤裝飾起來,為了省錢,裏頭小袋包裝上印的“中國製造”卻沒清除乾淨。這批貨沒能混過去,台灣當局將他的貨品全部扣押沒收。

想到馬上就要到手的四五十萬美元可能就這麼泡湯,姜建國火速趕往台灣找當地朋友活動。朋友向他引薦了一位沈先生,沈先生答應歸還他的貨品,但同時提出了一個條件,要他參加國民黨。

“參加什麼黨都可以,吊兒郎當黨都可以,只要能把東西拿回來。”姜建國一心只想着把貨拿回來,但眼前的這位沈先生,並不是普通人物,而是台灣軍情局的一名軍官,他的目標是要讓姜建國為台灣軍情局服務,否則蠶絲全部沒收。

此時,姜建國有兩個選擇:要麼做一個眼前虧本的商人,回去繼續經商;要麼這次不虧錢,但要從此做他們的人。

第二天在沈先生家裏,姜建國宣了誓。“如果我對黨國不誠不意,願從紀律懲處,包括家人。”這段誓詞,姜建國在很多年之後反覆回味過,但他當時並不知道他將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宣誓之後,姜建國便開始開始接受為期7天的特務培訓,學會配製藥水寫密信,學會反跟蹤,學會通過電台接收任務。

“當時我的代號是5331,每星期一到星期六晚上8~10點鐘,(電台)就叫三遍:5331同志請注意,中央現在給你講話,請記住,1034……”只進行了7天的突擊訓練,姜建國被台灣軍情局委任為中校處長,領取960美元的祕密月薪,並如願拿回了蠶絲。

此後,1987年,姜建國作為港商返回上海洽談港口開發,他的這個身份再次被台灣軍情局利用,在姜建國拿到港口圖紙後,台灣方面給了他豐厚的獎賞——4000美元。同年,姜建國又來到大連,這次,他的一切行蹤早已進入了大陸安全部門的監控。

姜建國糊里糊塗一年多的間諜生涯,換來的卻是人生13年零4個月的上海提籃橋監獄生涯,在人生頂峯的時候鋃鐺入獄。沒有想到,走出監獄後的姜建國發現,別説家人,連自己的房子,甚至房子附近的街道都不見了。據説他入獄不久,前妻將房產賣掉,帶着女兒遠走他鄉。

走投無路的姜建國找到台灣當局,他的想法是,至少坐牢期間的工資要補給他,拿這筆錢買個小房子,可以有地方住下來。2003年,他找到台灣軍情局,台灣方面承認了他的身份,但給了3000美元就將他打發了,沒有別的補償。回到香港,姜建國只能靠政府支援和自己撿廢紙皮賣來維持生計。

據《環球時報》報道,自1949年至今,已有超過3000餘名間諜敗露,因失手 被捕、死亡、失蹤的台灣諜報人員,多達1.9萬餘人。台灣的情報蒐集計劃,無論是早年的“神斧”“班超”“光武”“三民”“海狼”“長風”,還是近年來的“威遠”及“定遠”,“沒有一次是不付出代價的,總會有報告稱被‘破線’ 或‘拆台’,也就是情報網被大陸的反間諜系統查獲” 。

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台灣當局對間諜們許下的種種承諾總不願兑現,許多人在退役後甚至連養老保險都沒有,就象“ 打發狗一樣 ”,令許多間諜寒了心 ,也使原來準備加入間諜組織的人打了退堂鼓。

此前因在大陸從事間諜活動被判無期的台灣間諜李俊敏被台灣認定“因公殉職”,當其在大陸被釋放,“死而復生”準備返台時,卻遭到台灣當局的種種刁難。

為此,台灣《聯合報》2006年12月9日發出感慨:“台灣當局對諜報人員用完就丟,當權者都需要他們 , 可是用完就遠離他們,甚至糟蹋他們。”

 

3、

圖源:新聞聯播

當代,諜戰手段不再囿於傳統方式。“網軍”尤其是“黑客”成為台灣情報部門的另一股力量。2008年上半年,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監測發現,大陸地區外的木馬控制端IP有98230個,其中來自中國台灣的佔到 65%。台灣諜報機關還制訂了一系列網絡專項計劃,在全球設立了數十個網絡情報工作據點,以大陸周邊國家為主陣地,採用狼羣戰術進行網上竊密和情報滲透。

此外,台灣間諜還潛伏在大陸的一些軍事網站和軍事論壇上,尋找可能提供情報的人員。

3

網上交友徵婚等形式吸引目標

4、

許以戀人的身份向目標提出要求,讓對方及時把成果發過來分享,“彼此做對方的眼睛。”圖源:央視新聞

台灣間諜潛入、策反、竊取情報的方式主要有哪些?

據《國家安全》期刊發文分析,這些台灣間諜既使用了傳統的間諜手段,比如金錢收買、感情拉攏、色情引誘等,也與時俱進地使用了很多新技術,充分利用電子郵件、微信等網絡技術和社交媒體的便捷性展開活動。極力向大陸滲透,大肆策反發展人員,布建間諜情報網絡,嚴重危及國家安全和利益。

什麼樣的人容易被境外間諜機關盯上?

2、

3

3、

圖源:焦點訪談

退伍軍人、留學生、高校師生、軍事愛好者、軍工企業和國防科研單位人員、政府機關人員、年輕網友均有着相當的“吸諜力”。比如,台灣間諜情報機關特別瞄準大陸赴台青年學生羣體,利用兩岸擴大交流交往的有利條件,組織安插大批間諜情報人員在台灣島內高校活動,以各種掩護名義哄騙利誘大陸赴台學生,利用學生從事間諜情報活動,性質極為惡劣。

需留意的是,網絡媒介往往與傳統的“人力情報”蒐集模式相互勾連。比如,台灣間諜通過技術手段將自己的微信、QQ 號碼位置“擬定位”到大陸軍工科研單位、或其他重要目標周邊,通過微信“搖一搖”“附近的人”或網上交友徵婚等形式,吸引目標單位內部人員與之建立聯繫。

比如被媒體曝光的陝西閻良某軍工單位職工周偉的案例。一次偶然的微信“附近的人”搜索,使他結識了名為“羽晴”的女網友。由於女方營造出的對周偉工作的崇拜,出於炫耀與交友目的,周偉多次毫無防備地向其透露自己工作內容。

4、

圖源:焦點訪談

2015年9月,周偉被臨時抽調對某軍用飛機進行改裝工作期間,羽晴多次聯繫並詢問該飛機的數量、新老型號區別、裝備變化等信息,周都如實相告。國家安全部門調查顯示,二人微信聊天中,周泄露的涉及軍用飛機生產、裝備信息 共 11 條,其中 4 條信息被確定為祕密級。

5、

圖源:反間諜微電影《獵狐》劇照

近年來,國家安全機關成功破獲了一批重大間諜案件,挖出內奸、切斷渠道,防止危害擴大,依法懲治了間諜犯罪分子,有力維護了國家和人民的安全。這些成績的背後,是隱蔽戰線的無名英雄們的忠誠堅守和默默奉獻。

參考文獻:

1.《共產黨員》:《兩岸諜戰:從暴力走向網竊》

2.《中外文摘》胡潤民:《兩岸諜戰60年》

3.《國家安全》張帥:《百餘起台灣間諜案告破的背後 台諜竊取大陸情報有多種手段》

4.《人民文摘》吳峻松:《台灣間諜的悲劇人生》

5.《世界知識》王宏德:《同根相煎:台灣間諜在大陸》

6. 新華網:《間諜策反活動畫面首次曝光!》

延伸閲讀

重案公佈:

“台獨”分子李孟居曾潛入深圳偷拍大量武警集結視頻圖片

去年香港持續數月的暴力示威中,“台獨”勢力的鬼影時而顯現,2019年9月,國台辦發言人透露,台灣人李孟居因涉嫌從事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活動被依法審查,該消息一度被境外反華媒體炒作成“失聯”“送中”。近日,記者從國家安全機關了解到李孟居案的來龍去脈,李孟居除商人身份外,還是“台獨”組織“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的理事,他曾於去年8月赴香港執行所謂“反送中加油”行動,並潛入深圳打探部隊集結情況,拍攝大量視頻圖片向“台獨”組織發送報告。廣東省國家安全廳幹警指出,李孟居的行為並非個案,是“台獨”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的典型案例。

文 | 範凌志

1

起底李孟居:為“台獨”組織“台灣聯合國協進會”骨幹

2019年8月底,李孟居從深圳出境時被深圳市國家安全局依法審查。1972年出生的李孟居是台灣新竹人,案發前任台灣信達光電科技有限公司法人、台灣屏東縣枋寮鄉鄉鎮顧問,但這些並非是其全部身份,記者從國家安全機關了解到,李孟居還是“台獨”組織“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理事。根據公開報道,該組織多年來持續竄訪世界各地,在國際場合鼓譟“台灣加入聯合國”“台灣加入世衞組織”,並與境外反華政客串聯。

李孟居於2009年就已加入“台灣聯合國協進會”,其“台獨”思想則在更早的時候就已成型。據李孟居供述,2001年,在美國留學的他經常出入紐約一個叫做台灣會館的地方,認識很多台灣綠營人士,如被稱為“台獨魔術師”的肖錫惠,“別人來跟我交朋友,我也不好意思拒絕,就趁這個機會想多瞭解一下他們的想法。説是潛移默化也好,就這樣被拉到這個圈子裏了。”

在肖錫惠引薦下,回到台灣的李孟居獲得“台獨”大佬、“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理事羅榮光的賞識,最終入夥。據深圳市國家安全局幹警透露,在該組織中,李孟居即出錢又出力,不但承攬每年的募款餐會費用,還積極聯絡台灣綠營人士,其中就包括蔡英文、呂秀蓮等,他短短几年就從普通成員升為理事,成為骨幹成員。

2

插手香港事務,圖謀“反中亂港”

2019年,香港爆發持續數月的暴力示威,蔡英文當局認為這是“天賜良機”,在島內大肆攻擊祖國大陸、詆譭“一國兩制”。島內“台獨”分裂勢力大受鼓舞,趁機煽風點火,通過各種方式、各種渠道為黑暴勢力輸送利益,支援香港暴力示威活動。

“台灣聯合國協進會”也立刻開始行動。李孟居的好友、“台灣聯合國協進會”候補理事陳亞麟於當年7月底找到李孟居,計劃去香港聲援黑衣人。

記者看到一份李孟居與陳亞麟的聊天記錄,二人商議,為配合蔡英文當局所謂“支援香港民主運動”,受“台獨”組織“台灣聯合國協進會”指使,計劃入境香港實施“反送中加油”行動,並專門製作了所謂的“反送中加油卡”。據李後來交代,這份反動傳單背景採用的是當年6月12日蔡英文個人社交賬號所發的“自由的台灣撐香港自由”的圖片,地圖中,香港和台灣用當年“太陽花學運”的代表色黃色標出,與大陸做了區分。在傳單右上角還有所謂“中華民國國旗”與香港區旗合而為一的標記,象徵“台灣是香港的堅強後盾”。不過,讓李孟居沒想到的是,在其臨行前,陳亞麟突然告訴自己“沒有請到假,去不了了”,“那時候沒太多想,後來我才覺得不太對勁,是他早知道有危險,把我騙過去。”

8、

2019年8月18日,李孟居抵達香港,一落地就迫不及待地展開“反送中加油”行動,積極參加在維多利亞公園的反中亂港集會,在現場發放傳單並用粵語連喊“加油”,拉着黑衣人與所謂的“自由女神像”合影,並第一時間把這些圖片發回台灣,“報功請賞”,得到“台獨”組織“台灣聯合國協進會”多位大佬的肯定,李本人也深受鼓舞,幹勁十足。

3

赴深圳偷拍大量武警集結視頻照片,涉部隊人員、裝備等機密

完成所謂“反送中加油”行動後,李孟居意猶未盡。他從網上獲悉有武警在深圳集結的消息,覺得這是向“台獨”組織表達忠心、體現能力的又一良機,就向深圳的生意夥伴打聽情況,在第二天就祕密潛入深圳,當晚22點就打出租到深圳灣體育場附近,但因為天色已晚,沒有看到武警集結。不過他並未死心,經四處打探,在一棟高樓頂層的酒店裏確定了一個觀看武警集結的“最佳位置”。20日一早,李孟居一起牀就迫不及待打車來到該酒店,並用隨身攜帶的DV和手機拍攝。但他仍覺不夠,隨後下樓到深圳灣體育館一樓在警戒線附近拍攝。

“我突然聽到‘嘿!’的一聲,就趕快退後。”李孟居供述時表示,後來他又到體育館二樓,把手機放在腰部繼續偷拍,記者看到其慌忙拍攝的視頻中出現了禁止拍攝的警示標誌。李孟居拍完後立刻把內容發回台灣,向“台獨”組織報功,並匆忙趕往碼頭準備離境,結果被國家安全機關依法抓捕歸案。

深圳市國家安全局幹警告訴記者,根據武警保密部門鑑定,李孟居非法拍攝的照片、視頻為“祕密級”軍事祕密,涉及部隊集結地點、主戰裝備和數量,境外據此可測算出部隊級別、規模、戰力和作戰意圖,嚴重危害國家安全,將受到法律嚴懲。

4

“台獨”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的典型案例

2019年10月31日,經檢察院批准,國家安全機關對李孟居依法執行逮捕,並以涉嫌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祕密罪將案件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以追究李孟居的刑事責任,記者瞭解到,目前,該案已經進入法院審理程序。

李孟居對自己被“台獨”思想矇蔽,受“台獨”組織唆使,盲目赴香港進行“反中亂港”活動十分懊悔。他在供述時表示:“‘台獨’‘港獨’是沒有出路的”、“暴力是絕對不對的,必須要把那些暴力人士繩之以法。”

李孟居這樣的“台獨”分子為何對香港暴力示威充滿興趣?據其供述,主要有兩方面原因。一方面,長期受台灣蔡英文當局和島內“台獨”分裂勢力的慫恿和蠱惑。香港“修例風波”發生後,民進黨蔡英文當局在島內大肆炒作,抹黑祖國大陸,把發生在香港的暴力行為粉飾成自由民主的鬥爭事業,對島內民眾進行洗腦教育。另一方面,通過赴港活動,也可撈取政治資本。在李孟居與陳亞麟的聊天記錄中,記者注意到,他認為按照台當局和“台獨”組織的要求,赴港執行“反送中加油”行動,可作為“政治獻禮”來提升自身地位,回去後有利於“選‘立委’”。

深圳市國家安全局幹警表示,“不論是李孟居也好,陳亞麟也好,他們參與香港的這些活動,並不是真正關心香港民眾的安全及香港的自由、民主,實際上都想借此在台灣獲得一些關注度,賺取自己的政治資本。”“在他們眼裏,‘民主’都是生意,‘自由’都是買賣。”廣東省國家安全廳幹警透露,李孟居的行為是“台獨”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的典型案例,根據偵查工作掌握,此類行為除了李孟居案還有很多。在香港“國安法”頒佈施行後,“民進黨當局仍不死心,還成立專門的部門為逃往台灣的香港反中亂港分子提供便利。‘台獨’勢力所謂的民主自由是假,亂港謀‘獨’是真,奉勸民進黨當局立即停止插手香港事務,如果‘台獨’勢力繼續實施此類行為,將違反香港國安法的規定,可被判處三年至無期徒刑,在此我們正告‘台獨’勢力,不要以身試法。”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瞭望東方週刊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
時間: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點:
南鑼鼓巷地鐵站和張自忠地鐵站之間 (確認報名後,告知具體地址)